各位平日在香港嘉禾戲院欣賞電影的時候,除了觀賞精彩的電影,又有沒有去留意電影院的裝修呢?其實只要細心欣賞,你就會發現,真實的設計比起隔著屏幕欣賞電影,更有真實感,有著不一樣的味道。而嘉禾的電影院就正正能做得到,為觀眾帶來真實的視覺衝擊。而當中的一部份就是由ARTTA Concept Studio活化。

ARTTA名字是來自ART to Architecture,意念源於設計師鄧世昊Arthur一開始接觸的是Interior Architecture,他心中十分敬重建築。於是在室內設計上,很多元素都會與建築有關係,例如外牆、活化工程、甚至整個大廈的設計。

Arthur認為設計,並不是單純創造出一個設計就完成。相反,設計是不同的人對這個設計的觀感。比如說,一杯茶是凍還是熱,是一個很抽像的概念。有人可能認為這杯茶太熱,而希望將它變凍。而Arthur所做的,就是想辦法使人看見茶是凍的,但實際上它還是熱的。

Arthur在做事的時候十分認真。雖然做事認真,但他喜歡在一個輕鬆的環境下進行。Arthur認為整個事毋須有太大壓力,大家雖然很認真地進行會議,但工作環境卻可以盡量輕鬆。Arthur還認為,愈大的項目,就愈不應背負著沈重的壓力進行。因為當你愈趕急的時候,整個事情就愈容易做得不好。工作時應該非常專心,但不應該懷著沈重的心情。因為當你把工作當成例行工作,並非你願意去做的事時,你就難以發揮出好的水平。

設計師Arthur

在設計時的一個小文化
另外,ARTTA亦有一個很特別的文化,就是不可以說髒話,否則會罰錢。因為他們認為說髒話會影響一個人思考的方向,這樣會影響項目的商業策略。而禁止說髒話亦能讓同事們多控制一點自己的脾氣。

在設計的過程中,遇到的困難?
Arthur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限制太多。在香港設計的個案是比較複雜的:香港先天建築物不足,而因為香港本身的文化,樓宇樓底就比較低,導致空間緊絀。另外,香港的建築條例比外國更為嚴謹,在種種限制下,要同時滿足客人而不觸犯條例,這就是我們最為困難的事。

回顧設計
其實Arthur及其同事並不是安於現狀的設計師,他們會想回到以往設計過的地方。因為設計是供人使用的,而使用時期以十年甚至二十年計。透過重訪當日設計過的地方,你會看到設計隨著時間的改變,以及導致改變的原因。另外的一個原因是可以觀察一下用戶親身使用這個設計的情況,得知用家對於設計的意見。透過這些第一手最為真實的意見,到發展下一個項目時,即能取長補短,去蕪存菁。

未來想有什麼新的發展或者新嘗試?
這一方面暫時仍未有構思,因為ARTTA算是比較新的公司,同事們的平均年齡都在30歲以下,他們不會選擇做與不做,而是要做好這件事情。只要有可能性,就算單位面積只有一百呎,甚至NASA找他們設計太空站,他們都會盡力嘗試。

連書架都充滿設計的味道,放上多款設計的書籍。
休閒的空間亦不可缺少,作為設計師休憩的地方,當然設計得更為舒適。
工作的環境,當然不會缺少娛樂設施,香港有多少工作的地方可以有一張桌球檯,真令筆者羨慕。

水吧上有多款不同的飲料,試問有那一個工作的地方有那麼完美的飲食空間,筆者都想在那裡工作了。

筆者在觀看到Arthur的工作環境後,發現這裡十分符合他對設計的理念 - 在輕鬆的環境認真的設計。而對於設計,筆者認為每一個設計師都有自己的想法,而Arthur亦有一套自己獨特的見解及理念。

 


19/07/2018 06:02:4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