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一代這一代不如上一代」是筆者在近來的媒體或聚會,最常從「老一輩」聽見的一句話。筆者每次看見或聽見相關的言論都感相當的無奈。皆因這些言論背後的理據大多是他們單方面認定我們這一代做的事情是毫不願腳踏實地和不設實際。但筆者亦希望反問他們,到底有多少「老一輩」理解我們這一代正在做的事情,因為許多時候我們這一代正在做的事情是獲得世界很多專業人士的認同和賞識。猶如「Hidden Agenda」在上一代的眼中,他們也許只是一間非常普通的 live house,但實際上「Hidden Agenda」是香港現時在國際上最具代表性的地下樂隊表演場地 和 indie band 音樂平台。

DSC00504

H78C1306_correct

自由就是設計

有別於香港其他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 氣氛暗淡而帶有年輕人的主題。除了有升高了的表演台外,後方還有一個像 D J打碟的控制台和小賣部,而中間則留有空曠的地方讓樂迷瘋狂一翻,靠牆的地方放有站立用的高身桌子,可供靜態的樂迷使用。設備方面,表演台後面放著不少後備用的配件,可見就算設備出現問題也可立刻替換,防範於未然。燈光是跟據場內工作人員多年的經驗親自作出佈置和調整,讓樂迷在燈光下清楚看見表演者精采一面。據 Hidden Agenda 負責人阿和所講,場內裝飾拼沒有刻意設計,如果弄得太美觀,到有損耗的時候反而感覺不捨,現在這樣的環境較適合樂迷們盡興。我們在場內看到的塗鴉都系曾經來過這裡的樂迷自薦畫上去的,尤其在辦公室入口處旁的一幅塗鴉作品,是由 LMF 主音 MC仁親自制作,盡見音樂所帶來的人情味。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每一處的新與舊,每一處痕跡,也代表著它的經歷,一場又一場的 band show 所累積下來的故事。

H78C1622 MC仁塗鴉作品

H78C1324 H78C1251 H78C1240

堅持到底

儘管 Hidden Agenda 是現時香港地下樂隊的聖地,可是基於現時高昂的租金和工廈安全條例收緊,Hidden Agenda 也是過得十分辛苦。在過去的數月他們不僅收到自地政署的警告信,還不時被警方查牌,要求搬遷及停止所有商業活動。他們面對的種種難關不禁讓筆者心裡起了一個疑問;  「為何還繼續下去?」負責人阿和表示:「老實說Hidden Agenda在香港的前途毫不明朗,因Hidden Agenda在香港未來的發展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政府的決定,我們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力量抵抗。但不論政府的決定如何, 我們會依舊留在香港繼續我們的工作。因為我們覺得若果我們今天為了一點難題而決定放棄一些東西時,明天我們會為這些難題放棄更多東西,老來的時候我們會變得一無所有。」

H78C1538 Hidden Agenda 負責人阿和

兩全其美

盡管負責人阿和在筆者面顯得十分輕鬆,但相信他背後的壓力是我們旁觀者想像不到的重。所以筆者希望香港政府理解 Hidden Agenda 在地下音樂文化上的重要性,尋找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讓 Hidden Agenda 繼續營運,因為 Hidden Agenda 是香港剩下為數不多的地下樂隊表演場地。

 

Sources: Hidden Agenda


19/07/2018 06:03:54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