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命運能選擇,你會選擇過一個怎樣的人生?如何活出充滿熱情、愛的意義人生?Joanne Chan,九十後藝術家,她,每一次面對學習的選擇時,都選擇了藝術,藝術給她的選擇開創了她的事業,引領她以藝術創作一幅幅治癒人們心靈的噴漆畫。

九十後藝術家Joanne Chan的筆下作品,確有一種讓觀者與作品連繫的力量,有一種靈魂共舞的魅力。

藝術 就是療癒心靈
站在Joanne的畫作前,抽象的筆觸、隨性的創作、夢幻的詩意,凝視良久,內心不其然湧起「超治癒」的感覺。能夠創作與人的心靈連結的作品,背後與她的藝術路,以及其對生活的直觀息息相關。她表示:「兒時學過畫畫,記得當時老師只準她按特定的圖象或標準的規則畫畫,有感不能隨意畫畫,感覺挺不自由的,遂對於上畫班的興趣大減,反而閒時在家畫畫,是挺開心的。直至中三,我決定自修會考 視覺藝術(visual art), 中七校方破例讓我繼續自修,到選擇大學時,最終考入了Chelsea College of Arts,終實現留學英國及修讀藝術的心願。說實話,這一步一步走來,都源於心中那份創作的渴望。」她,既選擇了藝術,也讓藝術選擇了她。她直言:「修讀美術(Fine Art)給了我一個赤裸地了解自己的機會,讓我暫離繁華紛擾的香港,多了獨處時間,讓我好好思考自身的存在、生命的意義、藝術的創作等等。在藝術世界裏,我得到療癒,使我明白到,人,除了基本的物質需求外,也渴望創造的自由,創作本身是人的本能,也因此,藝術為我提供可以發揮才能的舞台,並且認識到藝術的療癒心靈的作用。」

她坦言:「修讀美術(Fine Art)給了我一個赤裸地了解自己的機會,讓我暫離繁華紛擾的香港,多了獨處時間。」

是內省 也是內求
到底過去的藝術教育,對她的創作與成長有何影響,令她如此揮灑自如地創作一幅又一幅觸動心靈的噴畫?她解釋道:「在大學修讀過程中,藝術一次又一次打破我在港的中學時期的美學意識。在倫敦不斷地觀看藝術展,我接觸到不同藝術家,走進不同藝術家的世界,於我來說,這是很有趣的體驗。這些經驗讓我明白,大家都不一樣,但這些不一樣正百花齊放,完整了整個城市,我看見一個充滿選擇的遊戲與人生。」的確,人生如夢也如戲,要選擇一個怎樣的人生,要扮演甚麼角色,我們可以自訂劇本,遊戲人間,而這趟旅程的精妙好玩之處,在於人如何看待生命的意義與目的。Joanne選擇當藝術家,選擇透過創作產生力量,透過藝術力量與觀者連結,實現、滿足並慰藉觀者的心靈需要。簡言之,藝術創作是內省的,是讓藝術家與觀者內求的行為,這與她的創作靈感泉源的回應不謀而合。她續說:「創作是一個了解自己的過程,於我而言,我的靈感源自向內求,而非向外尋。我會思考自己與時間、自己與空間、自己與大自然等之間的關係,內尋是一種修行。」她深信,只有從自身出發,方能賦予出作品的靈魂與力量,讓觀者得到心靈共振與治癒。

▲Joanne喜歡詩意的表達,噴漆創作能呈現這股詩般朦朧美。

▲站在Joanne的畫作前,抽象的筆觸、隨性的創作、夢幻的詩意。

詩般表達 朦朧美
藝術是一顆專注美麗事物的心,與專注走路、專注泡茶與專注呼吸一樣。藝術可以粗暴直接,也可以詩意盎然。在芸芸創作媒介中,她選擇用噴漆創作。她直言:「我很喜歡詩意的表達,因為有朦朧的美感。我很喜歡哲學,因為我有好多值得探討的生命議題,小時候,我無法從學校的老師中尋求答案,而這些問題卻從哲學家那裏找到。老子說過,道可道,非常道。這真的很到位,形容得很貼切。多年以後,我才體會到一點他的智慧呢!過去,我嘗試不同的創作媒介,最終選擇了噴漆,原因是噴漆讓我感到很自由,可以更容易地表達我的內心想法,達到世界大同(we are all connected)的境界。」不論你是藝術中人,抑或不懂藝術,大家也不妨細看她的作品,如詩也如畫的創作,呈現的是創造者與創造物、觀者與創造物的關係,感受的是靈魂共舞。

▲凝視良久,內心不其然湧起「超治癒」的感覺。

▲噴漆畫以外,Joanne也有其他創作,圖中綴了多張嘴巴的花瓶便是她的作品。

期望她依然毋忘創作初心,就是她對藝術的詮釋:「藝術既存在於日常,就像是,藝術你來了,我卻走了。在我而言,藝術是一個可供討論的開放式問題(open question)。藝術又好像花,生命裏從沒有花,我們不會死,但世界上出現花,很美,就是看着也很美。」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她的治癒式創作能更上層樓。

過去,我嘗試不同的創作媒介,最終選擇了噴漆,原因是噴漆讓我感到很自由,可以更容易地表達我的內心想法。

Joanne Chan在10月6日至9日,將會與80名新進藝術家雲集於中環元創方PMQ,舉行Art Next新藝潮博覽會,競逐新藝潮國際藝術家大獎。

Joanne Chan:
Facebook
Instagram
Website


23/10/2018 09:24:54 +08:00